苍梧嘉禾

对于在意的人,你会放大他的一举一动
对于讨厌的人,他所有的一切你都不会感到满意
所以,人生只有没有强烈的爱与憎才能过得更加平和

支出=收入-固定存款
节制消费
克制欲望

[使他觉得遥远的不是时间长,而是两三件不可挽回的事。 ————博尔赫斯]

突然想起以前高中的时候放假回家都不怎么说话,闷闷的,老是喜欢待在自己的房间。我爸爸就偷偷向我姐姐打听,我是不是恋爱了,我姐姐告诉我的时候我真的觉得好笑,又莫名觉得有些心酸。
以前遇到挫折偷偷哭被妈妈发现了,问我怎么了,我也支支吾吾不想说,我妈就说人生的路那么长一路都那么直的话,老了就会觉得平淡无奇。我也不知道她从哪里听到的话就这么把鸡汤灌给我了。我妈还用韩剧女主角给我举例子,果然,这才是我妈的风格。
现在我都大学了,他们也在慢慢变老,可是时间流逝是无力改变的,我的长大就必然对应着父母的年老。我也慢慢不像父母透露心事了,有时候整天相对无话。
忽然发现,虽然我与父母的心是相近的,可是我们的相处方式却看起来是渐行渐远。
好在现在惊觉不算晚,我还有时间可以弥补,而不是留下今后不可挽回的事与回忆。

不要救我

实习生巡完房后回到齐晏办公室的时候,她正在看家里的监控。

"齐医生你在看什么呢?"实习生很少看到齐晏皱眉头,这段时间相处下来不管遇到什么事情,无论有多棘手,齐晏都不会皱一下眉头,永远都是那么温温婉婉的。

齐晏将手机锁频倒扣在办公桌上,笑道:"没事,看看我家小狗有没有趁我不在家干什么坏事。"

现在家里养宠物的人家里监视器大概已经是必备了,实习生没有多想,就将巡房的情况报告给齐晏了。

————————

"齐医生下班了呀。"护士长看着已经换下白大褂穿回便服的齐晏道。

"是呀,辛苦你们了,再见。"齐晏与护士台的护士们道过再见之后便离开了。

回到家之后,齐晏从沙发上拿过搭在一旁的白大褂换上然后走向那扇枷锁重重的房门。

房门内是一片黑暗,"啪"的一声,齐晏将室内的灯打开。眼前的室内布置完全与医院的病房一样,病床上躺着一个瘦骨嶙峋的男人,脸色苍白,右手还输着液,手背及手臂上针孔遍布,血管也清晰可见,那紫红色的血管跳动证明这个男人还活着。

齐晏走过去将输液的针头从男人手背里取出,再给他注射了一剂药,等了一阵子,男人才悠悠转醒。

"裴霁,今天感觉怎么样?能记起之前的事吗?"

裴霁闻言抬眸看向发问的女人,这是他的主治医师,好像是自己脑子出问题了进了医院。

"我感觉我的脑子一片空白,里面什么也没有。"裴霁的脑子确实一片空白,但对眼前的主治医生却印象深刻,他连自己父母亲人长什么样都不知道了,却独独记得这个主治医生,仿佛有意识以来自己的脑子里就只有这么一个人。

"嗯,慢慢来,不着急,你调整好自己的心情,放轻松。今天给你讲讲你生病之前的事情看看能不能唤醒你的记忆。"齐晏笑着道。

裴霁看着自己的主治医师,也卸下了防备,静静听着齐晏讲自己之前的事。

"你之前救了个女孩子你还记得吗?就在一个雨天……"
故事讲完了,裴霁的情绪没有一点变化,也就是说这个故事一点都不能引起他的情绪波动,他的潜意识根本没将这回事放在心上。

想起前不久自己给他讲他和他那个女朋友的故事的时候他剧烈的反应,齐晏眼神暗了下来。

"你是怎么知道我的故事的?"裴霁有点奇怪,自己都已经完全没有印象的事,她是从哪儿听来的。

"你父母告诉我的。"齐晏又恢复了冷静,完全没有刚刚讲故事的那种柔情。

"父母?我什么时候可以见我父母?"裴霁是真的渴望见到自己的家人。

齐晏佯装吃惊道:"你昨天才见过你父母,你不记得了?"
裴霁眼里的失落完全无法遮掩,齐晏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随即便转身离开了。

锁好房门之后,齐晏给自己倒了杯红酒,窝在沙发上慢慢品尝,看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交织着这个城市的霓虹,齐晏的思绪又回到了六年前的那个雨夜,初见裴霁的那一天……

淅淅沥沥下个不停的小雨,坑坑洼洼积着水的小巷,从对面高楼映照过来的五光十色,猥琐狰狞的男人,赤裸冰凉,那个风清月朗的男人和那温暖的手掌。从此,齐晏的世界便只容得下他一人。

电话铃声打断了齐晏对过去的回忆:"喂,林阿姨。"

"这个周末加班就不过来吃饭了,改天陪你去逛街。"

"不麻烦,你们对我这么好,裴霁又是我的救命恩人。他失踪的这两年,你和叔叔的身体也大不如从前了,照顾好你们,也算是我报恩了。"

"好的,阿姨再见。"

挂断电话,齐晏仰头喝完杯中的红酒,仰躺在沙发上,将杯子对准头上的水晶灯,折射的光使她微咪着眼睛。
杯中未完全喝尽的红酒顺着杯口滴在齐晏的脸上,顺着颧骨滑落,齐晏轻笑了一声。

"要是有下辈子,你一定不要救我,让我自己一个人下地狱好了,也好过我半人不鬼地还想拉你作陪。"
…………………………

血腥爱情故事循环三天后的脑洞,文笔渣